荣霄

这儿荣霄,是条咸鱼。互吹互粉什么的都可以的!

仙子亲吻了冰面。

宝石糖【宝石之国同人】

#是冬巡组!带一点点钻石组!
#盲狙江苏卷,跑题系列,娱乐产物
#有糖!真的有糖!
#ooc致歉
【还有就是因为觉着磷这个名字比较可爱一些就只有磷叶石没有用音译xx
————————————————————————————————————————————————————————

“叮铃铃——”
“吵死了……怎么还响……”磷叶石模模糊糊的再次摁掉了闹钟,终于极其不情愿的抬了抬眼皮。
7:23a.m
看到时间的磷叶石似乎清醒了一点,再次眨了眨眼睛后猛地弹了起来,
“啊啊啊迟到了迟到了!”
“完蛋了……今天好像是波尔茨值班……!!!”磷飞速的用清水抹了把脸,随手顺了顺头发便拿起书包跑了出去。
“磷!你又迟到了!”
“这不是铃还没打完吗——”磷叶石飞快的冲了过去,“算了算了,放过她一回吧”黛雅在一旁劝着打算去把磷揪回来的波尔茨,“啧。”虽然仍有些不满,波尔茨还是留了下来,难得的仁慈的放了磷一马。
勉强准时进了班的磷叶石松了口气,“早安!安特库!呼……还好今天黛雅也在,不然就完了……”安特库看了一眼磷叶石,干巴巴的蹦了个“早”字算作回应。
还真是每天都元气满满啊,磷叶石。
她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却并没有说出来,“要上课了。”“哦哦,啊这节课什么来着,笔袋笔袋……”大概是跑的太快脑子还没跟上,经安特库提醒磷叶石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准备上课的东西。“蠢货。”也可以说是傻人有傻福,已经被说惯了的磷叶石自动忽视了安特库的吐槽。
“吃糖吗?”一如既往的,虽然磷叶石真的有在努力认真听讲,却还是半懂不懂的,上完两节课下来,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要废掉了,颓废的软趴在桌子上。
“嗯?什么?”磷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说,吃糖吗?”安特库有些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把糖果举到磷面前晃了晃。
“吃!”热衷于甜食的磷瞬间满血复活,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那罐糖果问道:“这是什么新品种吗?没见过哎……”安特库看着一副小动物模样的磷,声音似乎也不自觉柔和了一些,“唔……叫宝石糖,好像也叫琥珀糖什么的,最近忽然发现的,看起来还不错就买了一罐。”安特库一边说着,一边拧开了盖子,递到磷面前,“说是嚼的时候会有‘喀啦喀啦’这中像是宝石碎裂的声音,大概是因为会给人一种在吃宝石的感觉所以叫这个吧,喏。”
“谢谢!安特库你真是太好了!”磷叶石挑了一块绿色的,对着窗户举起来,糖果被捏在手里转了两圈,半透阳光,看起来到真的跟宝石似的。
磷打量了一阵后把糖,丢进了嘴巴里,“是苹果味儿的!”如果是个恋爱游戏的话,磷叶石现在的属性版上的心情值和对安特库的好感度一定在飙升。
“不过我记着你不是不喜欢吃糖吗?真稀奇啊,居然会买糖吃。”虽然说着话,动作却完全不停,磷又拿了一块放嘴里。
“哦。那要不当我没买,你别吃了,吐出来。”安特库撇了一眼磷,摊开手掌到磷叶石面前,对着她挑了挑眉。
“不要。”磷把糖咽了下去,嬉皮笑脸的又拿了一块,这次挑的是白色的。“诶——是薄荷的”磷嚼了两口,有些抱怨的蹙了蹙眉,“我以为会是荔枝什么的”。“不喜欢吃薄荷的吗?”安特库跟着拿了一块白色的尝了尝,虽然她不喜欢甜食,但是意外的对薄荷糖有好感。
“唔……也不是,就是,感觉薄荷的一般都不太甜,嘿嘿”
“不过这个薄荷的感觉还不错诶,薄荷味不是很强,是淡淡的那种甜味”磷又拿了一块白的丢嘴里,两个人一起喀啦喀啦的嚼着。
这糖……还算不错。
看着磷叶石开心的样子,安特库心里默默给了个评价,微微上扬的嘴角让这个人也不像是往常冷冰冰的样子了。
“喂!小心!”
课间班里乱哄哄的,这边本来也没吸引什么人注意,似乎是运气却不太好,旁边走廊打闹的亚历山大往这边倒了过来,撞上了桌角。
糖罐掉了下去。
“喀啦——”是宝石碎裂的声音。
磷猛地惊醒起来,旁边的灯仍在尽职尽责的燃烧着,耳边还回荡着安特库的声音,让人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真是……奇怪的梦啊,是往生吗…”磷叶石用仅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着,不禁被自己逗的有些发笑,“噗,怎么可能。”
算了,该工作了。

作死系列

盲狙江苏卷。
宝石之国冬巡组/全职高手喻黄
我超不怂的!!!

呱儿子和梅梅
崽放心,阿妈会一直等你回来♡

by荣霄

朱雀。
起床再上色。
晚安。好梦♡

懂?

【事先说明,女主有私设,与原作偏差较大,cp悠然×白起】

“学长,这次真是多谢你了。”风轻柔的滑过她脸庞,像是诉说着隐秘的情感。抱着文件夹,只手将吹散的发丝别在耳后,稍稍仰头看着英姿飒爽的男人,对他轻轻笑了笑。
“没关系。”白起不自然的别过了头,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是陷入了不知缘由的局促中。
“喂?”一声电话铃打破了温和的空气,白起掏出手机,接通电话,他的眉毛不自觉蹙起,嘴也抿成一条直线,显然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好,马上。”他挂掉了电话,表情缓和不少,却也残余着些许严肃。
不知道为什么,悠然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
“抱歉。有个案子似乎有进展了,我……”
“我知道。”悠然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她似乎平常都是这种表情,比起白起印象中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少了些天真,多了些温婉,却还是那么让人忍不住去呵护。悠然食指轻轻抵住粉嫩的唇,展开一个笑颜,带着些许的调皮“我知道,白警官。去做你该做的就好了,我要是窃取到什么机密可就不好了,快去吧,本来我就很麻烦你啦。”她眨眨眼睛,又对人扬了扬嘴角。
“可是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不太安全。”白起的眉毛又向眉心蹙起,琥珀般的双眸中藏着忧虑。“放心吧,学长。”悠然轻巧的摆了摆手,虽然仍旧是温婉的面孔,却似乎从骨子里吐露一丝出坚强,并不夺人眼球,却让白起挪不开眼睛。“这里离我家也不远,天色也没有很晚,所以我自己回去就好。何况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白起忽的收回神来,有些暗恼刚刚的失态,尽管并不会有人察觉到。“那好,”白起跨上机车,嗡鸣声响起,又回过了头,“你自己小心。”
“你也是。”悠然摆了摆手,看着白起远去的身影慢慢融入车流,脸上的笑迅速冷了下来。她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下,等待音刚响了两声,对方就迅速的接通了电话,“喂,老大。”“西城区有人被重伤,有evol痕迹,谁干的?”悠然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全然不见刚才的温婉,声音也带着震慑人心的气势。“那,那个……”对面的声音支支吾吾的,没什么底气。悠然挑了挑眉,似乎猜到了什么,冷笑了起来,食指一下下敲着手机,看了看白起离开的方向,冷声道,“说。”
“就是……咱们有个人喝醉了,想要调戏人家姑娘,起了冲突……”对面声音越来越小,又忽然大了起来,仿佛要解释什么,“不是内部的,是个evoler,但不成熟。家里没啥背景,也不知道咱们内部资料。”“没了?”悠然的语气轻飘飘的,一下子叫人泄了气。“没了……”对面似乎是知道逃不过这一劫,泄了气的答着。
“该进局子进局子,别一天天瞎折腾,也让那帮小兔崽子反省反省。”悠然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气势又凌厉了起来。“你们tm谁敢伤了他试试,懂?”“是,老大!”对面擦了一把不存在的虚汗,忙声应到。
“操。”悠然狠狠地挂了电话,深呼了一口浊气,往家里走去。自从再次遇到白起之后,悠然就很少再说脏话了,平时没什么事,也很少展现自己的另一面,安安心心的经营父亲留下来的公司。好好的机会,因为自己手底下的人整出的幺蛾子,就这么飞了,悠然心里郁闷的要死,只能踹一下路边的石墩撒撒气。
好想报警啊,妈的。
悠然心里默默的嘀咕着,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by.荣霄
【下面是废话了】
第一次试着写白起,总感觉不像……
臭不要脸的发上来,先存个档orz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评论或者小窗跟我说说你们印象中的白起qwq
哪里不好也劳烦告诉我一声,我改改(才不会有人想的美系列)
悠然设定某黑道组织大姐头,其它跟原作差不多,只是增加了她的另一面

水粉颜料摸的鱼XD
渣作√

写生,和几人一起画的长幅。
顺便心疼一下放太阳底下晒了两个多小时的颜料